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他的无情,背叛还有暴力,历历在目,让我心寒

2019-08-23 点击:1188
九州体育娱乐

   21:21:32 哈哈猫

疑了几秒,摁了接听键,淡淡地“喂”了一声之后,再次听到了那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有气无力的?”易烨泽的耳朵很灵敏,让我不得不佩服。

  “你要是饿个一两天,看会不会有力气?”我打趣而无力地笑了笑,跟易烨泽面对面的时候,我可能没这么放松,通过电话,我竟然能这般开着玩笑。

  “你绝食?”他在手机那头吃惊了一下。1565253356433605426.jpg

  “是,我绝食。我本来想靠死来得到自由,不过饿实在太难受了。”我夸张地说完之后,竟然笑了出来,“我发现我没有减肥的毅力。”

  “你用不着减肥。”易烨泽淡然的声音在我的耳朵回响着,我莫名地想哭,握着手机,久久不语。

  易烨泽发现手机这头没动静后,追问道:“不会饿晕了吧?”

  我摇了摇头,明知道他看不到,习惯性地摇了几下,“没晕,饿得这两天我反倒想清楚了,命是自己的,千万不能自我折磨,以前那个唯唯诺诺在这里盼着老公回来的蠢女人已经饿死了。”

  话一落,我隐约能听到易烨泽在手机那头隐隐地笑声。

  这个没同情心的男人,听到我快饿死的消息竟然能笑出来。

  “易先生……”我轻声而客套地唤了一下他,“能跟你做个交易吗?”

  “什么交易,说说看?”1565253442673658492.jpg

  “你想办法帮我解除婚姻。”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会选择相信易烨泽,或许我是厌倦了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活,想要解脱。

  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他在手机那头问,生意人嘛,谈得就是互惠互利,没有利益的事,谁会去做。

  “算我欠你一个人情,我会还的,违法的事不能做,其它的事,只要你吩咐,我会照办的。”破开荒的勇气,我竟然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,两次接触的男人说出这些话,我不知道易烨泽是否会答应。

  “我要你,你也会照办?”易烨泽的话通过手机传到我耳内的时候,我全身僵硬了几秒,脑子根本无法思考他这句话的含义。

  要我是因为迷恋我的身子,还是见过面之后,他觉得我尚有姿色,想再玩一段时间?我无法判断易烨泽的心思,可我真得太想跟陆俊离婚了。

  他的无情,背叛还有暴力,历历在目,让我心寒,跟他这种阴谋家生活在一起,我宁可跟一个未知的未来做斗争。

  “会。”我犹豫之后,郑重地应了一声,易烨泽在手机那边也安静了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不到对方的任何声音,却不挂断电话,难道刚刚他是开玩笑的,现在反悔了?

  “等着陆俊找你离婚吧!”易烨泽在沉默许久之后冒出了这句话,我怔怔地坐在床上,眼神迷离地看着前方。

  我没有道谢,因为我用自己做了交易,只是为了离开陆俊,我在等着易烨泽对他的话负责,一天,两天,直到一周后,陆俊用力地打开我的房门,上前,将一叠A4纸重重地甩在我的脸上。

  纸散开,落了一地,我低头望了一下,其中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“离婚协议书”,我弯下腰,一张张地捡起来,当捡到陆俊的脚边时,他很暴力地将我拉起,阴沉沉地冲我厉声质问道: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离婚,所以让易烨泽来搞我的公司?”

  我不语,愤恨地瞪着陆俊。1565253551244972388.jpg

  “莫凝,三年来,我对你不薄,我没想过你会这么可怕?”陆俊的话彻底地激怒了我,我用力地甩开他的手,退后两步,冷笑着。

  “我可怕?”我自嘲着,“你善良,你说你有隐疾,我谅解你,已经做好了柏拉图的婚姻,不一定要有性才是夫妻,我明白的。可你呢,你妈对一只狗都比对我好,我也忍了,你打我,也许是因为太生气,我也能理解。可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的背叛,你骗了我三年,还让我去陪人睡来挽回你的公司,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会认识易烨泽,说到底,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?”

  “你摸摸你的良心,这些年我陆俊对你们莫家如何?”陆俊冲我怒吼着。

  “我的良心被狗吃了,你呢,你的良心被什么吃了?关注公众号“猫咪小看”继续阅读下章

疑了几秒,摁了接听键,淡淡地“喂”了一声之后,再次听到了那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有气无力的?”易烨泽的耳朵很灵敏,让我不得不佩服。

  “你要是饿个一两天,看会不会有力气?”我打趣而无力地笑了笑,跟易烨泽面对面的时候,我可能没这么放松,通过电话,我竟然能这般开着玩笑。

  “你绝食?”他在手机那头吃惊了一下。1565253356433605426.jpg

  “是,我绝食。我本来想靠死来得到自由,不过饿实在太难受了。”我夸张地说完之后,竟然笑了出来,“我发现我没有减肥的毅力。”

  “你用不着减肥。”易烨泽淡然的声音在我的耳朵回响着,我莫名地想哭,握着手机,久久不语。

  易烨泽发现手机这头没动静后,追问道:“不会饿晕了吧?”

  我摇了摇头,明知道他看不到,习惯性地摇了几下,“没晕,饿得这两天我反倒想清楚了,命是自己的,千万不能自我折磨,以前那个唯唯诺诺在这里盼着老公回来的蠢女人已经饿死了。”

  话一落,我隐约能听到易烨泽在手机那头隐隐地笑声。

  这个没同情心的男人,听到我快饿死的消息竟然能笑出来。

  “易先生……”我轻声而客套地唤了一下他,“能跟你做个交易吗?”

  “什么交易,说说看?”1565253442673658492.jpg

  “你想办法帮我解除婚姻。”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会选择相信易烨泽,或许我是厌倦了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活,想要解脱。

  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他在手机那头问,生意人嘛,谈得就是互惠互利,没有利益的事,谁会去做。

  “算我欠你一个人情,我会还的,违法的事不能做,其它的事,只要你吩咐,我会照办的。”破开荒的勇气,我竟然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,两次接触的男人说出这些话,我不知道易烨泽是否会答应。

  “我要你,你也会照办?”易烨泽的话通过手机传到我耳内的时候,我全身僵硬了几秒,脑子根本无法思考他这句话的含义。

  要我是因为迷恋我的身子,还是见过面之后,他觉得我尚有姿色,想再玩一段时间?我无法判断易烨泽的心思,可我真得太想跟陆俊离婚了。

  他的无情,背叛还有暴力,历历在目,让我心寒,跟他这种阴谋家生活在一起,我宁可跟一个未知的未来做斗争。

  “会。”我犹豫之后,郑重地应了一声,易烨泽在手机那边也安静了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不到对方的任何声音,却不挂断电话,难道刚刚他是开玩笑的,现在反悔了?

  “等着陆俊找你离婚吧!”易烨泽在沉默许久之后冒出了这句话,我怔怔地坐在床上,眼神迷离地看着前方。

  我没有道谢,因为我用自己做了交易,只是为了离开陆俊,我在等着易烨泽对他的话负责,一天,两天,直到一周后,陆俊用力地打开我的房门,上前,将一叠A4纸重重地甩在我的脸上。

  纸散开,落了一地,我低头望了一下,其中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“离婚协议书”,我弯下腰,一张张地捡起来,当捡到陆俊的脚边时,他很暴力地将我拉起,阴沉沉地冲我厉声质问道: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离婚,所以让易烨泽来搞我的公司?”

  我不语,愤恨地瞪着陆俊。1565253551244972388.jpg

  “莫凝,三年来,我对你不薄,我没想过你会这么可怕?”陆俊的话彻底地激怒了我,我用力地甩开他的手,退后两步,冷笑着。

  “我可怕?”我自嘲着,“你善良,你说你有隐疾,我谅解你,已经做好了柏拉图的婚姻,不一定要有性才是夫妻,我明白的。可你呢,你妈对一只狗都比对我好,我也忍了,你打我,也许是因为太生气,我也能理解。可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的背叛,你骗了我三年,还让我去陪人睡来挽回你的公司,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会认识易烨泽,说到底,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?”

  “你摸摸你的良心,这些年我陆俊对你们莫家如何?”陆俊冲我怒吼着。

  “我的良心被狗吃了,你呢,你的良心被什么吃了?关注公众号“猫咪小看”继续阅读下章

达到当天最大量
九州官方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© www.fantasticchopperia.com 技术支持:九州官方娱乐网站 | 网站地图